澳门葡京网址 1
  个人简介:萧冬,现任美国《侨报》执行总编辑,在中国和美国的大学主修经济学与国际关系学,担任过大学教师,从事媒体工作十年,为《侨报》主笔,撰写过大量的社论与评论文章。

  作者:萧冬(美国《侨报》执行总编辑)

  2011年国际关系领域的重大事件之一,是美国对外战略的重大调整。11月10日,美国国务
卿希拉里在夏威夷东西方中心以“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为题,发表了美国将致力于构建“泛太平洋体系”的演讲,美国还先后推出了一整套的战略部署。这标志着美
国对外战略重心转移到了亚太地区,其首要战略目标,是制衡中国,其核心特点,是对华“软遏制”。对此,中国应该采取“软制衡”的手段来加以反制。

  如果说奥巴马上任之初,美国宣布“重返亚洲”是预示了其对外政策的调整方向,那么现在,经过一段时期的摸索,其调整可以说基本成型。美国为何在
此时推出这一调整?按希拉里的说法,两大因素决定了美国的战略转移:第一,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发展,使得这一地区成为“21世纪世界战略和经济的重
心”,美国要从中获利,也要展开制衡;第二,美国从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抽身之后,可以把资源投放到其他有机会的地区。希拉里说,“在下个十年,美国国
家战略的最重要任务之一,是将美国外交、战略与经济资源的投放,锁定于这一地区。”

  美国的战略目的很简单,就是维持和强化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换言之,就是不让在这一地区出现足以挑战美国的战略力量,正如希拉里在夏威夷强硬地表示,美国决不能让别的国家决定其未来。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一战略的最大目标,就是制衡中国。随着中国的快速崛起,美国对中国的担忧与焦虑越来越重。除了外部因素,还有两个
美国国内因素。首先是经济:严峻的国内经济形势,尤其是高企的失业率,使得奥巴马把压人民币升值作为促进出口与就业的灵丹妙药;二是选举:在竞选年,共和
党在对华政策上给奥巴马施加很大压力,使得他不得不在对华政策上高调,并寻求制衡之道。

  美国如何实施其新太平洋战略?希拉里宣布,美国将采用“前沿部署”策略,从六条战线同时出击:构建多边安全联盟、与新兴力量深化工作关系、接触地区性多边机构、扩展贸易与投资、构建广泛的军事存在、推广民主和人权。

  在夏威夷APEC峰会前后,美国动作频频:在APEC推动TPP,宣布在澳大利亚驻军,在巴厘岛东亚峰会讨论南海问题,希拉里访问缅甸等国。仔细观
察,这些动作透露了希拉里所提出的“六条战线”的战略新框架:在经济上,以TPP主导区域经济合作与发展进程;在军事上,构建从第一岛链到第二岛链的包围
圈,同时强化与盟友和准盟友的关系;在政治上,推动人权、民主外交;在外交上,介入东盟、东亚峰会等区域性组织,施展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

  那么,美国在这个框架下的对华策略,有何特点?希拉里在描述其“泛太平洋体系”构思时,反复引用“泛大西洋体系”来做历史的铺垫,这不
免使人产生联想。构建于冷战时期的“泛大西洋体系”,其对前苏联集团的核心战略是遏制,或者说是“硬遏制”,采用战略围堵、军事威慑、经济限制、外交打压
等手段,特点是打压为主,接触为辅。

  时移势易,美国的对华新战略,可以用“软遏制”来形容:其一,承认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与地位。奥巴马多次表示,欢迎中国的和平崛
起,与中国发展建设性的伙伴关系。在夏威夷APEC峰会上,奥巴马又说,“中国已经长大了”,期待中国成为“负责的领导者”。其二,强调与中国的对话与沟
通。希拉里的六大策略,有一条就是“与新兴力量深化工作关系”。如重视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等机制。其三,采用各种手段,迫使中国按照美国制定的游戏规则行
事。如压人民币升值就是典型。其四,施展意识形态与外交攻势。如希拉里的缅甸之行,是在中国的邻居处插上一杠子。最后,在军事方面压制与防范。如美国在澳
大利亚驻军,就是强化在南海的威慑力。

  “软遏制”的特点是接触为主,打压为辅,但目标与“硬遏制”是一致的,就是美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化,确保其霸主地位不受挑战。其间,既有
硬实力的展现,也有软实力的推广,更有巧实力的运用。但是,美国的新太平洋政策并非没有软肋。金融风暴使得美国模式面临危机,“华盛顿共识”遭到质疑。而
经济疲弱和预算使得资源受到约束,亚太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的复杂性更甚于欧洲,使得美国硬实力、软实力施展空间大大削弱。

  对中国而言,应对“软遏制”,采用“软制衡”的策略是最适宜的。“软制衡”是由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佩普提出的,意思是当硬制
衡无能为力时,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寻求强与弱的机会均衡。软制衡的手段包括:发挥国际机构的作用约束,使用经济手段加以威慑,通过外交措施限制自由度,以及
运用智谋使其决策失误和外强中干等。从本质上来说,软实力是一种能力,而软制衡是一种手段。

  具体到美中关系,中国必须充分利用现有的美中对话机制,化解冲突,寻求共赢;充分利用现有国际机构、国际组织的框架,尤其是中国可以发
挥影响力的机构与组织;充分利用外交手段,合纵连横,化解压力。当然,“软制衡”的成功,最终还是要归结到国家的实力,包括经济与军事硬实力的增强,也包
括软实力的培植与运用。

  (特约撰稿:美国《侨报》执行总编辑 萧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