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年轻的研究员贺国宏被任命为模型飞行试验研究室主任。

  在中国空气动力研究试验基地任职的张涵信院士,来校为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作报告时,热情鼓励学子们到艰苦地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创业报国。作为一名新党员,当时贺国宏心想,能够急国家所需,无疑是最好的人生选择。于是,他毅然穿上军装走进西南山区,成为张涵信院士的研究生,并从此与“神舟号”飞船结下不解之缘。

  (一)

  (二)

  10多次试验做下来,贺国宏对飞行器的几个细节作了改进,解决了飞行器降落和腹部抛伞等难题。那年9月,一个阵容强大的专家组前来验收。试飞指令下达后,飞行器顺利弹射升空。通过监控仪,贺国宏激动地看到,飞行轨迹与预定航线完全吻合。当操控手下达回收指令后,机载回收伞自动抛出,飞行器安稳着陆。

  那一刻,贺国宏和他的战友们执手而笑,无语泪流。

  王 铁 朱宝书 曾 磊

  出站后不久,贺国宏作为拔尖创新人才,被选调到研究院并担任某室主任,开始了新的航程。短短几年,他就成为军内外闻名的导弹专家,相继完成了“某型弹头气动设计计算软件”等多项科研课题,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二、三等奖10余项,并荣立二等功,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肩挑”党支部书记,贺国宏不仅带出了一个过硬的研究室,还写出了多篇让许多政治干部都击节叫好的科室党支部建设的政工论文。

  相关专题:美国航天飞机最后一次升空

  飞行器树脂胶固化需在石英灯下烤,烘烤过程中必须有专人看护。排班时,贺国宏总是将自己排在最难熬的凌晨2至6时。山区的冬夜寂静而寒冷,他披着军大衣,忍着一波波涌来的困倦,细心地看护着,生怕石英灯因长时间烘烤漏电、着火。

  危险系数最大的,当属外场试验。开始阶段,飞行器滑行时总会莫名其妙地翻跟斗。为了减少损失,贺国宏常常会迎着飞行器,在其即将侧翻时,用力将其按住。飞行器翻转时螺旋桨每秒数千转的转速,对人极具杀伤力。好在贺国宏有着强健的体魄,每次都能将失控的飞行器牢牢按在跑道上,在场的人无不为他捏把汗。

  1988年,贺国宏从南京航空学院毕业时,是空气动力学系唯一被推荐免试在本校读研的人选。然而,一次学术报告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在试验基地,贺国宏一鼓作气攻读完博士学位后,成为基地一名副研究员。其间,他的许多研究成果相继被应用到飞船研制中,被专家们誉为航天领域内“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2003年2月1日,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解体坠毁,7名宇航员遇难。令人惊奇的是,此前贺国宏曾在博士论文里指出,哥伦比亚号机翼处有一个热环境峰值点,那个地方是飞机最薄弱的环节,一旦再入大气层时最容易受到破坏。这与后来美国官方公布的事故原因报告的判断完全一致。

  2004年底,贺国宏获得一个公派出国学习宇航的机会,当一切手续办好时,第二炮兵装备研究院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挂牌并向他发出了邀请。贺国宏又一次站在了人生选择的十字路口:出国,那里有一流的科研条件,有极为丰厚的物质待遇。而到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则可为中国的导弹事业贡献一己之力。作为一名军人、一名共产党员,他当然掂出孰轻孰重。最终,贺国宏放弃了让很多人都羡慕不已的出国机会,毅然走进装备研究院科研工作站。其间,他以出色的表现赢得了研究院领导和同行的青睐。

  长剑矗立,傲视苍穹。初春,当某型导弹进入最后一轮检查即将发射时,计算机屏幕上突然闪现出故障信号。危急时刻,现场战斗部负责人贺国宏,根据他丰富的经验准确判断出弹上某软件出现误差,故障很快被排除。当导弹腾空而起时,在场官兵无不向贺国宏伸出大拇指。可谁曾想到,贺国宏当时只是个在第二炮兵装备研究院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学习的研究生。

  (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