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张军胜 特约记者 司 儆 吉振峰

  【记者导言
在阅兵村,预备役和女民兵两个方队格外引人注目。这些主要由普通社会青年组成的方队中,有的来自国有大型企业的工人,有的是来自个体经营者;有的是国家企事业人员,有的来自大学生“村官”,还有的是商场服务员,“的哥”、邮递员、消防员……他们不仅是首都经济建设一线的骨干,还是民兵和役备部队的中坚力量,成为在阅兵村里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个体老板放弃生意来阅兵

  在预备役方队,人们很难将脸膛黝黑、满身是汗的刘学锋,和服装店的老板联系起来。

  参加阅兵之前,北京某预备役师预任战士刘学锋和女友在北京密云县繁华市区经营了一家服装店,每月收入近万元。当听说组建预备役队员参加阅兵的消息后,刘学锋就和女友商量,出租服装店,参加阅兵。在女友支持下,他把店铺转租了出去,来到了预备役方队参加阅兵训练。

  与刘学锋不同,“的哥”单奇特应征参加阅兵训练的经历有些传奇。

  单奇特也是某预备役师的一名预任战士,1979年8月出生,是某出租车公司的一名司机。当他听说北京某预备役师要组建预备役方队参加国庆60周年首都阅兵的消息后,二话没说就找到了负责筹组的领导报名参加。

  论岁数,单奇特今年已经30岁了,要参加国庆阅兵可能要比年轻一些的人付出更多的艰辛。论家庭实际困难,单奇特可能要比别的队员特殊:离婚后,自己独自一人带不满4岁的女儿过日子。单奇特说,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绿色的梦想”。现在为了这个梦想,他把孩子托给了他年迈的父母,来到了阅兵村的训练场。预备役方队政委韩义对他赞扬有加,“阅兵训练特别刻苦,先后3次被评为训练标兵,并被方队表彰为优秀预备役队员。”

  “海归”女队员的新梦想

  9月的一个下午,党团活动时间。阅兵村女民兵方队,组织“我与祖国同奋进”主题演讲。基干民兵张元元声情并茂讲述自己为何放弃高薪回到祖国工作的经历。

  张元元是沙河阅兵村唯一的“海归”队员。曾在新加坡留学、工作5年,不仅月薪2万多人民币,还拿到了“绿卡”。殷实的物质生活,难抵浓浓的思乡情。去年4月,张元元不顾亲朋好友的劝阻,毅然回到祖国参加工作。很多人不理解:“她为何放弃一家私企月薪上万元的聘用,到每月只拿2000多元的国企上班?”她微微一笑:“因为国企有个‘国’字!”

  朝阳区选拔受阅队员时,张元元第一时间到公司办公室报名。“这可是报效祖国的最好机会!你们一定要让我参加。”她参阅愿望十分恳切。此次报名参加阅兵的女青年有好几千人,张元元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一名光荣的受阅队员。

  阅兵村走来“女大学生村官”

  相比历次国庆阅兵,今年女民兵方队有一个崭新的群体———8位大学生“村官”。

  她们是来自朝阳区所辖乡镇8个村的基干民兵。别看姑娘们都是“80后”的年轻人,但个个拥有本科以上学历,在村里兼任好几个职务。

  林琳,北京工业大学企业管理研究生。去年7月,她毕业面临人生抉择时,被国家新农村建设政策所吸引,到高碑店乡高碑店村当上了一名普通基层干部。

  受阅训练强度高,体力消耗大,从未吃过这样苦与累的林琳泰然处之。她很认真地对记者说:“阅兵训练,也许人生只有一次。这是难得锻炼自己的机会,我一定好好珍惜。”为了提高训练成绩,她经常给自己“开小灶”。对着镜子站形体,贴着墙根站军姿,踢石子练踢腿,训练成绩稳步上升,多次被评为“训练标兵”。

  8位好村官,8颗报国心。她们把受阅训练作为积累人生财富的驿站,成为阅兵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相关阅读:

  组图:阅兵村里独特风景:爱美的受阅女民兵

  相关专题:新中国六十周年大阅兵

相关文章